珂罗

乱七八糟

【王乔/情与诗 02:00】夏日璀璨

主题: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只要世间尚有人吟诵我的诗篇,

这诗就将不朽,永葆你的芳颜。

                                                        ——莎士比亚《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


第一次参加活动,祝大家情人节和新年快乐~

一个娱乐圈prao

*辣鸡乐乎

很抱歉定时gg了,现在补上q a q


    这是乔一帆第一次参加荣耀奖的颁奖典礼,很多人说他是运气好了,在兴欣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当的主角,还是叶修导演的作品,而这部叫《幕》的文艺片虽然票房一般,但是口碑很好,成为了荣耀电影节的参展作品,乔一帆便是随剧组而来,虽然他没有拿到个人向的提名,但是也借此获得了足够的关注度。

    进了典礼大厅他一眼就看见了正在和高英杰说话的王杰希,那个人在人群中永远第一时间吸引着乔一帆的注意力,离开微草有两年了,他还是不自觉就被这个男人所吸引,然后沉沦。

高英杰看到乔一帆后就过来打招呼,王杰希也跟了过来,笑着跟叶修方锐寒暄。

    乔一帆规规矩矩的叫着王前辈,在旁边保持着沉默。

    不知怎么的,话题说到了乔一帆。

    “《幕》我看了,一帆在里面表现的很好。”

    “谢谢王前辈。”

    乔一帆跟着剧组打算就坐,王杰希叫住了他。

    “一帆,留个联系方式吧。”

    乔一帆不知道怎么回答,过了会才说,“好。”

    王杰希是作为颁奖嘉宾出席的这次荣耀奖,两人之后也没有什么交流。《幕》拿下了最佳新人奖和最佳导演奖,都是分量不清的奖项,尤其是叶修那句“我回来了。”更是立马登上微博热搜榜,被看做是王者归来。

     乔一帆最在意是与王杰希的重逢。

    王杰希和乔一帆在一起三年,分手两年,这是俩人分手后第一次见面。

    典礼结束后乔一帆看手机看到了王杰希的微信好友申请。当年分手和与微草解约,乔一帆直接把自己b市的联系方式删了个精光,后来也只告知了高英杰自己的新联系方式。

    认识王杰希是大二那年的期末汇演,学校请了那年第一次拿到影帝的王杰希回校举办活动。那天乔一帆所在班级表演的是《科里奥兰纳斯》,演出结束后王杰希直接去了后台,并要到了乔一帆的联系方式。王杰希主动找乔一帆聊天实在是让乔一帆受宠若惊,后来一来二去的王杰希就跟乔一帆告了白,被自己偶像告白实在是让乔一帆吃惊,不过他也喜欢王杰希,便没有拒绝。在一起后俩人做了绝佳的保密工作,连至亲与挚友都不知道。俩人约会也没办法去到公共场所,于是最常做的就是在王杰希的家里看电影,不过王杰希长期在外地拍电影和出席活动,俩人的交流主要是靠手机,却从未觉得有什么情感的变化。大四那年,乔一帆在导师的推荐下签约了微草娱乐,王杰希得知后却说“你不一定适合微草,你的表演太细腻而内敛了。”乔一帆当时听了还有些许的不高兴,但是也没表露出来,只说着“希望以后能和你一起拍戏这种话。”乔一帆毕业前夕刚好遇上王杰希二度封帝,乔一帆给他买了一副防噪耳机作为礼物。王杰希很是喜欢,分手前几次在飞机上被人拍到都是戴的这幅耳机,而后来,乔一帆也不知道了。

     乔一帆在微草过得并不如意,接到的角色都是些男n号,王杰希从未问他在工作上的事,他也未曾想过要借助王杰希让自己的路好走一些,只是有些变化是渐渐的,俩人的交流越来越少,经常聊天记录里只有“早安”“晚安”这样的词汇。

    乔一帆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不爱了,只是觉得自己跟不上王杰希的步伐,太过疲乏而已。

 

    乔一帆认识叶修是在义斩的片场,他获得了一个男五号的机会,他注意到导演楼冠宁一直和旁边一个男人交流导演的事宜,后来他才知道,这个人是叶修。叶修也跟他说了和王杰希一样的话“你的表演太细腻了,微草不适合你,烟雨那种专拍文艺片的才适合你。不过我这里一直欢迎你。”

    乔一帆得了叶修的指点之后,有了不小的进步,另一方面,他在微草的处境并没有什么改变。高英杰得了公司的青睐,接了部小制作电影的男主角,不算一炮而红,但是也有了知名度,他担心着好友,尝试着问公司能不能续约乔一帆,得到的回答却是“公司不需要。”

    乔一帆和微草解约的那天他拨通了王杰希的电话,提出了分手,王杰希也没问理由,直接同意了。乔一帆挂掉电话,直接拔出了电话卡,扔在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细细想来,这段感情走向分手是必然的,俩个人差距太大,却又不愿意在这方面做一定的交流,只闷在心里。

    王杰希的头像还是两年前那个,一张b市的胡同景色,是乔一帆拍下来的。

 

    乔一帆的下一步作品是虚空传媒拍摄的电影《红莲》,他在里面担任男二号,这是他第一次参与武侠电影的拍摄,以前跑龙套的时候都没拍过的类型。男主角李轩特别喜欢这个后辈,得知乔一帆是第一次拍武侠剧之后,把自己觉得乔一帆能用上的经验说了个遍,拍摄最后也很顺利的完成。

    《红莲》结束后乔一帆暂时没有新戏可拍,他心血来潮买了张机票飞到了伦敦,时常往伦敦西区的剧院里面跑,把当时几家剧院上映的莎翁剧看了一遍。乔一帆喜欢莎士比亚,王杰希也喜欢,俩人以前还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候也会演演莎翁剧,只是俩人的偏好不同,乔一帆喜欢悲剧,而王杰希喜欢喜剧。

    乔一帆有次在西区遇见了个卖艺乐手,抱着把木吉他在街角唱歌,乔一帆稍微辨认一下便听出唱的词是莎翁的十四行诗。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re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

     乔一帆给兴欣的编剧安文逸发了条消息:“爱,是永恒的吗?”

     回国后安文逸兴冲冲的跑来找乔一帆,“一帆,你问我的那个问题,我想可以用电影解答,我已经写了大纲了,叶前辈也说有意思,你也来看看吧,毕竟是你问的我这个问题。”

    安文逸写的是部同志电影的大纲,讲述的是两个情场浪子突然对对方一见钟情,后来因为内外部原因分开,兜兜转转发现还是爱着对方,再见面时是共同好友的葬礼,感慨着岁月无常,然后各自又再次分开,不再见面,这段爱情却永存在俩人心间。

    “所以文逸哥一定要写个悲剧吗?”

    “是的,爱情不等于一辈子的相知相守,两个人总有要分开的时候,但是我觉得很多人分开并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不得不分开,因为爱是永恒的,它会永远留在相爱之人的心里。”

    “我还是不懂。”

    “有时候不懂反而是一种幸福。”

    “有时候觉得文逸哥你不是学文学而是学哲学的,说的话都那么有哲理。”

     《红莲》的首映结束后乔一帆收到了王杰希的消息:“我看了《红莲》,一帆在里面演的很棒。

    乔一帆并没有回复,他隐隐的猜到王杰希的用意,但是他并不点破,也不想回答。

    没过多久又收到了高英杰的消息:“一帆!我简直不敢相信,王老师居然让我和他去看《红莲》,然后还很兴奋的和我分析电影情况,我简直觉得我认识了个假的王老师!”

     乔一帆就不好意思再装没看到了,礼节性的回复了高英杰的消息,说着白日空了再聊。

    当年的事乔一帆并没有告诉高英杰,也不知道高英杰会怎么想。不过睡前乔一帆倒是看到了高英杰的回复:“我觉得他想睡你。”乔一帆很想说,以前已经睡过了,但是只是回复了个“笑哭”的表情。

     后来乔一帆专门跟高英杰胡诌解释了一番,他并不想让好友乱想这些,毕竟过去的事就已经过去了,不必再提。

    乔一帆最后还是回复了王杰希,用新人后辈的语气。

    王杰希开始偶尔跟他说电影相关的话题,就像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样,只是有些东西根本回不到从前了,乔一帆有时候会想,安文逸的确说的对,爱的确是永恒的。他还爱着王杰希,随时随地仍被他吸引。

      新年的时候,安文逸的剧本定稿了,名字是乔一帆定的,叫《夏日璀璨》。叶修属意乔一帆扮演男二——一个舞蹈家,于是乔一帆便专门请了个舞蹈老师教授自己跳舞。而男主迟迟没有定下来。

    某天乔一帆结束舞蹈课程后收到王杰希的消息:“我接了《夏日璀璨》。”而这条消息的前面,是俩人对《霸王别姬》的讨论。

    “还请前辈多多指教。”关于乔一帆对王杰希称呼的事,在俩人重新联系之后王杰希曾说为什么称“前辈 ”,以前乔一帆叫过他“学长”也叫过他“杰希”,不过就算是初次见面的时候都没有用过这么让王杰希生疏的词汇,乔一帆知道他的感受,不得不说现在一直叫他“前辈”也有私人的原因。

    “我问叶修,为什么要设置这样一个结局,他的回答是想探讨爱与永恒的关系。这个剧本很有意思,有时间见面聊下吗?”王杰希又发了条消息。

    乔一帆知道王杰希对待电影的严谨,答应了这一要求。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像刚认识那会儿,乔一帆还肯定的相信现在的王杰希站在他面前说交往的话他还是会答应,就算知道是这个结局,还是会答应。

    一场无怨无悔的飞蛾扑火。

    没过多久王杰希来h市出席活动的时候约了乔一帆出来。而两人的面前都摆着一份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剧本,乔一帆这一习惯是受王杰希影响形成的,习惯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简单的寒暄之后就聊起了剧本,而王杰希说的第一句话是:“叶修和编剧都在这里给出了答案,爱是永恒的,虽说我不知道爱是不是永恒的,但是我演的这个邱安,是这里面最相信爱的人。”

    “白乐却要世俗一点,他会顾忌到很多事,很多的外部因素,在这段爱情里面,他在身体上并不占什么东西,但是在实际的精神层面上,他也是相信爱的永恒性。”

    “是的,俩个人性格上与对爱情上的反差,便是人性了。”

    “其实不止是爱情,俩个人在情感上都是很细腻的人,都相信情感的力量,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表演上的挑战,还请前辈到时候多多指教了。”

    “不,一帆,这样的角色反而是最适合你表演的角色,我对白乐的看法和你差不多,但是另一种角度来说,白乐是另一种理想主义者,他最初在邱安身上看到的是自己没能实现的部分,后来他选择放手,也是理想主义的放手。”乔一帆在纸上写下了王杰希这段话,这种理解是他可以参考的,俩人对工作都及其认真。

    结束谈话时,已经到了晚餐饭点了。直接在咖啡厅要了简餐,聊的已经不是工作上的事了。吃完饭王杰希留下了乔一帆,“我作为乔一帆的前男友还是有些话想说。”

    乔一帆直接有些懵,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而王杰希直接继续了自己的话。“当初你跟我打完电话后,晚上我打了回去,但是手机一直关机,后来几天也没联系上你,我就想知道为什么呢?当时我自认作为男朋友陪伴少了点以外其他都算完美了,后来是老方点醒了我,安全感和成就感,我当时完全没注意到你缺的是这两样,一帆,你懂我的意思的吧,我爱你,请和我再次交往吧。”

    “的确,我一直爱着你,但是爱是永恒的,关系不是。方学长说的没错,我当时极度不安而且和你的差距实在是太远了,这种距离感是不能被简单弥补的。我没有不爱了,但是经营那段关系使我太疲倦了,说分手是我一时任性,也是我想了很久的结果。”乔一帆说开了反而觉得如释重负,安心了不少。

    “我俩当时会那样也和我们不会在某些方面坦诚有关,所以一帆,你现在还愿意和我试着经营下这段关系吗?”

    “好啊。”乔一帆点点头,和五年前类似,不同的是此时的心境,也许相爱两人又恢复到了往日的亲密。

    不过这次倒是让身边亲密人士知道了,高英杰随即发了个消息给乔一帆:“你果然让王老师睡了!!!”乔一帆直接回复的:“其实我们两年前就睡过了。”算是皮了一把。大家都还是送上了祝福,叶修直接问他俩准备什么时候领证,可不可以不交份子钱。


    《夏日璀璨》是在季夏杀青的,也算是经历了个璀璨夏日,电影拍摄的最后一场戏是对老年邱安的采访,那时他已经是知名音乐艺术家了。

    记者:邱老师您至今未婚,有爱的人吗?

    邱安:有爱过的人(随即改口)是爱的人,只是可惜我们没能走到一起,但是我一直爱着他。这么多年了,《夏日璀璨》是写给他的,是写给我深爱的人的。 


   “我深爱一个人,也很幸运那个人也深爱着我。”

    “我相信,这是永恒的,哪怕我们老去、死去,爱,是永恒的。”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