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罗

乱七八糟

【林敬言个人向】披星戴月

预警:文笔无逻辑

          私设众多

          灵感来源:张敬轩《披星戴月》

          微林方,没有tag


第十赛季开幕之前,林敬言回了趟家。

当他拿着大包小包在霸图宿舍的楼梯口遇到了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的第一句话是“老林啊,你啥时候近视了?”

林敬言笑笑:“平光的,转换个心情。”末了又加上一句,“带了点特产回来的,待会给你送过去。”

林敬言稍微收拾了下就去挨着给战队成员送特产了,大家基本都对他戴上眼镜问了几句,还是那句解释,只有张新杰和他02认真讨论了下框架舒适度的问题。

林敬言看着镜子里面那个斯斯文文的自己,无声的笑了。

 

第十赛季的林敬言表现说不上特别好,但也不差,有人评论他的打法越来越像他那位曾经的搭档了。猥琐流不大受到喜欢,但是林敬言却认为只要能赢,再不好看的方式只要为了胜利都可以。

全明星的时候现役的二期生出来聚了个会,说是二期聚会,实际也只有三个人,他,张佳乐,孙哲平,叶修知道后直接戏谑道这是霸图队员带家属的聚会。三人边吃边聊,不知怎么的就聊起了退役后的打算,而坐在林敬言对面的俩人,都是有过退役后复出经历的。

“去那儿都好,只是不想离开荣耀,也不知道有没有地方要我。”这是张佳乐的回答。

“家里还有生意,随便点,反正能养活自己。”

“回去读书。”

“啥?”张佳乐吃惊的问林敬言,毕竟这群学历基本就高中的电竞宅男对读书这种事还是敬谢不敏的。

“很吃惊吗?我打职业前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如果不是打职业,我肯定是要继续读的。”林敬言所言不假,他进入职业联盟那年,刚刚大四开学,所谓大四不考研,年年像过年。接到呼啸邀请的林敬言选择了一条当时不被看好的职业选手的路,然后混到了毕业证。如果不是荣耀,林敬言会和他大多数的同学一样,考研,读研,然后找个稳定的工作。

“老林,没看出来你这么深藏不漏啊!”张佳乐笑着说,“认识你这么多年了。”

林敬言知道他选择回去的这条路,是大多数人认为的所谓正途的路,林敬言知道自己不算顶尖大神,也不是什么战术大师,留在技术层面这事对于他来说不太现实,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方式让自己不离开荣耀。

 

季后赛开始之前,林敬言告知了队里自己要退役的决定,队里对这事毫不意外,只是勉励要加油拿到冠军。

结束了诶,可惜没能以胜利结束。

赛后握手的时候林敬言对兴欣的每个人都说了一句“加油”,虽没有明说,但是从赛后握手的顺序来说兴欣也有人应该猜到了。

“谢谢大家,祝大家好运。”

结束了,九年的职业生涯,从n市到q市,从呼啸到霸图,林敬言的职业生涯,结束了。

林敬言没有想到方锐在通道等着他,他还是挂着笑容,接受了方锐的拥抱。

“要赢。”他对方锐说。

 

林敬言回到n市还没安顿好就赶去h市看决赛,又去s市看完两场决赛,自己曾经的这位搭档做到了啊,自己没有达到过的高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看到方锐发来的信息:“老林,我总冠军。”和“夏休期我来n市找你。”

他回应了之后,便忙着处理在n市的事。

退役后读书考研是他三年前就做好的决定,连考的方向都想好了:新闻学。各大战队都有专门的新闻官,而他就是做好了这一打算选择报考的新闻学。

安顿好一切的时候已经是世界邀请赛开赛的时候了,考虑到复习的事,他用白天的时间观看比赛,还跟当职业选手时候的习惯一样,认认真真的做复盘,不过也只有自己看。不知《电竞之家》的人听谁说的,倒是找到林敬言问他能不能写点关于中国队的稿子,林敬言应了下来,后来方锐笑着要让他用稿费请客。

这顿饭倒是拖了很久,他忙着复习,捡起自己十年前的学习内容,方锐忙着兴欣的事务,偶尔打打电话就是聊下荣耀的事。比赛他有坚持看,呼啸的主场比赛他都有到现场看,坐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看着那些熟悉的角色却是不熟悉的打法,偶尔在比赛的休息期间被摄像头发现这位呼啸的老队长,也是用着自己标志性的微笑,作出要加油的手势。

他以为只是自己有些放不下,当他看到方锐在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出希望鬼迷神疑能遇到一个好主人的时候,笑着说犯罪组合都是一样的人。

十一赛季的时候霸图再次闯入了决赛,林敬言放下自己的复习事业,去现场看决赛。看到他们捧起奖杯的心里还是有点落寞,但是却不后悔。

他去了霸图赛后的聚会,一群人坐在那里把已经在记者会上宣布退役的韩文清和张佳乐围着,不怕事的还给俩位当事人灌了些酒。林敬言旁边坐的是下赛季要使用冷暗雷的新人,正缠着他,他看过小孩的训练视频,也和他打过几把,他很能理解方锐对鬼迷神疑的心态,自己从来都是这样,从唐三打到冷暗雷,总是放不下。他在n市忙着看书,也会在对小孩进行远程的指导。他还在网络上开了个小号,总结呼啸的情况,后来这事被张佳乐发现,还嘲笑他就是个劳碌命。

谁不是呢?

十二赛季开赛的时候林敬言很少去现场看比赛了,但也还是会在周六晚上打开电视看直播。

考完之后林敬言疯玩了几天荣耀,复习期间他虽有玩,但是时间较少,轻松下来还是恢复了宅男本性。他这个流氓号,谁也不知道,挂在呼啸公会里面,当个小透明。这几天他沉浸在竞技场虐菜的体验中,玩得十分的开心。

今年的全明星赛在n市举行,一群退役的家伙相约要在n市聚聚。林敬言作为本地人,自然是逃不过,以张佳乐为首的人叫着让他请客。

全明星本就是个借口,不过是一群人找个借口聚一聚,但是还是有去场馆,和现役的朋友打招呼。

新秀挑战赛倒是让林敬言有所关注。拿着冷暗雷的小孩点名要挑战方锐,被问为什么的时候,小孩笑着说,因为方锐前辈是非流氓选手中最了解流氓的人。此话一出,林敬言直接被这群退役大神给围观了。

“切,当时方锐就不了解你了,更别说流氓角色。”叶修开了口,林敬言知道他指的是十赛季季后赛的事。

“我打了九年,他和我打也就四年。”林敬言解释道,“有些东西是不一样。”

活动结束之后林敬言把这群人领到当年呼啸队员聚餐的小摊上去,结果遇上唐昊带着七期的一群人也在那儿,没多久,又看见刘皓带着五期的一群人过来。

“这是你们呼啸的根据地吧。”不知道谁吐槽了这么一句。

一群人混坐在了一起,考虑到现役人员比较多,便没有点酒,一群人就着饮料疯了起来。林敬言一边和方锐聊天,一边不时又应着张佳乐的几句话。

“谢谢前辈。”唐昊过来说了这么一句,又走了。

林敬言一楞,随即笑着看向方锐。这赛季呼啸成绩好了不少,虽然距离夺冠还是有些遥远,但是作为呼啸的老人得到现任队长的感谢,感觉还是不错。

“你小号被发现了?”方锐这么问林敬言。

“算是吧。”在用小号发了关于呼啸的点评之后,被呼啸公关部找上门来。他虽从未表明自己的身份,但是他的行文,他的意见都很明显有职业选手的影子,被猜到也不意外。

“老林我觉得你就逃不过劳碌命。”

“你不也一样吗?”

“对了,老林,你考的上不?以后是不是就要给我们做采访了啊?不过如果真的体验不耐,前队长做采访什么的。”方锐说着,相熟的几个人也围了过来,说要林敬言以后采访他们。

林敬言笑着应下,心里却没多少底。不料一语成谶,两年后他接到的第一份采访工作就是采访宣布退役的方锐。

 

过年的时候林敬言陪着父母在看电视,父母在看成语大会,里面提到一个成语“披星戴月”,他却不由想到那首同名歌的歌词:“回忆这理想不够理想,沿途逛世间一趟只有向上。”粤语歌还是方锐以前在呼啸宿舍放给他听的。他从来都只是一个追逐天才脚步的普通人,以前读书的时候是这样,后来去打职业了也这样,却从未对自己的选择产生过后悔。来过,拼过,留下过自己的印记,或许有不甘,也足够了。自己也收获到了其他的更多。

 

“不枉这生需按照谁方向

每一天都有所为才能毋负过晚上”

披星戴月,也只是为了理想出发。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