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罗

乱七八糟

【林方】流年

预警:ooc慎入

          流水账文笔

          私设众多

          


“你好,方锐,我是蓝雨的方世镜,你有意向来蓝雨训练营……”

对面的少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别来骗我了,你要是方世镜我还是叶秋呢。”说完挂掉了电话。

方世镜楞了一会儿,笑着想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把他当骗子。

方锐来到蓝雨训练营的时候是一个好天气,被接待人员带到训练营的时候,大家过来进行了个小范围的欢迎仪式。

“哈哈哈,你就是那个把方队当骗子的人啊,哈哈哈哈,怎么这么傻,我们蓝雨又不会把你卖了。”那时候的黄少天已经充分是个话痨了,方锐那时候还不是猥琐流大师,还不会厚着脸皮说这事。

“好了,少天,不要吓到人家。”出来圆场的是喻文州,方锐觉得这个人斯斯文文的。

后来在训练营熟了,方锐和黄少天成了很好的朋友,俩人经常一起去胡吃海喝的,让喻文州都多次提出抗议了。

 

第三赛季,嘉世三连冠。方锐他们在蓝雨俱乐部看完比赛的时候,少年们都相信,自己也会成为那样的人,和联盟那群已经封神那群人一样的人。

第四赛季的时候,蓝雨训练营又来了一位气功师选手,叫宋晓。

方锐其实很明白,自己现在的打法不太适合正在努力建立双核的蓝雨。或许是性格使然,他的气功师,打不出正派大师的感觉,至今都还未成型,训练营又不是正式选手,至少很少根据选手的性格安排职业和训练。方锐还是大大咧咧的,和谁都能闹到一起,只是心中到底藏了些事,偶尔也会表现出些不高兴。

 

转折发生在第四赛季中期,他接到来自呼啸的电话,邀请他去呼啸练流氓,以后接用唐三打。方锐只花了五分钟就同意了这一邀请,虽然还是在训练营,总是有了新的方向。

方锐离开蓝雨训练营的时候,训练营的大家都来送他了,黄少天也拖着喻文州来了。方锐不喜欢这种离别的气氛,“又不是见不到了,看我下赛季就出道打残你们。”他说着。

大家都笑着,训练营的大家多是抱着出道梦想却又不知道到底何时能出道的少年,大家都有默契的不在提出道的事,然后将方锐送上到机场的车上。

到达呼啸俱乐部的时候已经快是晚上了,呼啸的工作人员把他安顿好了之后,已经过了训练时间了,简短的互相认识之后,方锐第一次见到了林敬言。

“你好,我是林敬言,欢迎来到呼啸。”

方锐多年后回忆起这次见面的时候还说,第一次见到林敬言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斯文的好人,后来嘛……

方锐又练起了流氓,他的风格已经能在这个职业上体现的很明显了,问题是林敬言现在才23岁,正是当打之年,他要什么时候才能接替他呢?方锐稍微一思及,又觉得还是不要想的好,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正是比赛中期,林敬言少有时间能来训练营看他们,倒是大家都静得下心来训练。呼啸训练营中唯一一个确定下赛季出道是牧师阮永彬,接替即将在这赛季退役的前辈。呼啸这赛季未能进入季后赛,训练营也在这时候放了夏休,方锐没有回家,倒是经常去网游部帮忙,日子过得十分的充实。

“方锐你猫在这里干啥!”阮永彬和方锐在打2v2的竞技场,然后方锐的盗贼猫在一旁导致阮永彬的牧师被对面集火。
“老阮,你不要急,我相信你的,在等等,等等。”

俩人吵吵闹闹的,直到方锐抓住机会,用盗贼的陷阱阴到了对面的战法。

“荣耀”二字出现在俩人的电脑屏幕。

“打得不错。”不知何时出现在俩人身后的林敬言说。

“林、林队。”这时候的新人方锐对队长还是有天然的畏惧。

“夏休期还这么努力。”林敬言随意坐在了旁边的位置上,“方锐你盗贼玩的不错,来一把?”

这种机会简直求之不得,方锐精神抖擞的做了上去,毕竟经验上的欠缺使得他在林敬言手中并讨不了好,但是未来猥琐流大师现在都已经表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优势,使得林敬言眼前一亮。

“方锐,你要不改练盗贼?”林敬言话出口又觉得不妥,“我会跟俱乐部说的,你都18了吧,我觉得可以考虑下赛季出道了。”

方锐现在被馅饼砸的有点懵,“恩恩”的应了几声,又在一旁傻笑。

“一起试试?”林敬言邀请方锐和他一起去打竞技场。

阮永彬见没他什么事,就溜到网游部帮忙去了。

林敬言和方锐打了一下午的竞技场,林敬言从最初摸不清方锐的想法,到后来能打几把配合,到最后还能同方锐一起玩下猥琐,林敬言感觉自己看到了呼啸的未来,虽然这种打法不漂亮,但是能赢,只要能赢。

方锐很快接到了俱乐部让他改用盗贼的通知,并且说技术部已经在打造一个适合他的盗贼账号,他将在第五赛季出道。方锐兴奋得傻笑,被室友阮永彬嘲笑是个傻子。虽然几经转变,但是终于站上了那个舞台。

 

第五赛季开始的时候,方锐很少上团队赛,多是在擂台赛扮演攻擂的角色,猥琐的盗贼把好多人打的欲哭无泪。后来他渐渐有了经验,也慢慢开始上团队赛。

林敬言有意识的让方锐的猥琐流成为团队赛的突破点,他也渐渐的尝试让自己的唐三打去配合鬼迷神疑的行动,他知道这样不好看,猥琐流一直是个边缘流派,而这一次,他要让呼啸成为一个主打猥琐流的战队。自然而然收到了质疑,但是呼啸比上赛季好的成绩使得俱乐部和粉丝都支持了这一行为。而联盟双核时代的进行,使得呼啸的粉丝也期盼自家队伍出现一对这样的组合,而流氓与盗贼的组合让这一想法成为现实。

只是这种猥琐流的配置因为在磨合阶段,主流评论都还不把这认为是双核时代的缩影,直到第五赛季最后一场常规赛。那场比赛呼啸的对手是虚空,那时候的双鬼拍阵的配合也还未完善,呼啸这边的配合已经接近成型,打完这场比赛之后,吴羽策都忍不住对方锐说太猥琐了。第二日,《电竞之家》的头版头条是:猥琐流的胜利——犯罪组合。这张报纸方锐一直珍藏着,后来又加上了第十赛季“转型再封神”的报道。

遗憾的是呼啸没能在季后赛走太远,而犯罪组合的磨合也还在进行。

方锐这个夏休期又留在了俱乐部,说是要继续练下配合,而林敬言本来是n市人,就算回家也是经常跑俱乐部的人,就干脆也留了下来,白天进行训练,晚上倒是休息,林敬言干脆就带着方锐在n市的各大夜景点转悠,顺带改善生活,导致夏休期结束的时候阮永彬看到方锐的时候说:“锐啊,就一个月不见,你咋成球了。”方锐气的要去追打他,被林敬言拦下,然后就看见自家的两个小队员斗嘴。

方锐这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对林敬言的不同,不同于对前辈,也不同于对队友,那种微妙的情愫他也形容不出来,只是觉得有些不同。

 

第六赛季方锐接替退役的前辈成为呼啸的副队长。因为性格的原因,在发布会上满嘴跑火车,让呼啸的新闻官没有办法。新闻官私下找到林敬言说这件事,林敬言却是笑着回复,“他还是个小孩。”这事方锐知道是林敬言已经去霸图的时候了,新闻官虽一直这么吐槽方锐,但是私下俩人关系不错,一次在夜宵摊偶遇的时候,新闻官喝了点酒不知道怎么的就把这事给方锐说了,方锐表面笑笑,心中却是有些酸涩。

第六赛季犯罪组合的名声已经传遍全联盟,而凭借猥琐流盗贼的发挥,方锐也入选了全明星。虽然呼啸的成绩并没有太多的起色,但是年轻人总是有朝气的。

他和林敬言的关系也有了进展,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猥琐流大师并没有去告白,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和林敬言闹着玩的事也或多或少有林敬言自己的纵容,跟逗小孩似的。

 

第七赛季的时候,方锐已经察觉到林敬言状态的下滑,他努力的用自己去弥补林敬言的不足,虽然辛苦,却甘之如饴。可是这一切还是被外人捕捉到,方锐还是尽可能的去补足,除了林敬言,还有呼啸,他过的很难。他莫名的想到读书的时候学过的一个成语:“粉饰太平”。

表面上的太平在第八赛季那次全明星被下克上的唐昊给打破,一时间压力与责难都集中在林敬言身上,方锐的状态也受到了影响,他很自责,却难以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他知道林敬言有退役的打算,但是这样退役,他不免觉得有点太难看了。

霸图接纳了林敬言,方锐虽有不舍,但还是为老友高兴。临走前,林敬言单独把方锐叫到了一家店中。

那是一家他们常去吃饭的店中,老板看见是他们二人,自动的带到了一个小包间。桌上沉默的可怕。

看见方锐也放下了筷子,林敬言看着他:“对不起。”

方锐知道他为何说对不起,也没有点明,他声音还有点闷闷的:“老林,我们都还会拿冠军的。”

 “是啊。”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

“回去吧,明天队里也有送别会。”

“好。”

林敬言走的时候方锐只把他送到了俱乐部门口,然后回去训练,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还有些失落。他打开手机,看到了林敬言早些时候发来报平安的短信,打了一段话想要发出去,又删了,只回了个“好”。方锐嘲笑自己什么时候向周泽楷那样惜字如金了,虽是这样,他无意识之间又打了个“我喜欢你。”

并没有发送出去。

 

第九赛季对于方锐来说是一个更加艰难的赛季,他与团队脱节了。

他心里明白,自己的风格融入不了这群新生血液,而且他们中很多看不上猥琐流。方锐在坚持调和,他用自己的方式想让自己融入进去,却一直在碰壁,他有些累,却不得不得担着副队长的责任。

呼啸客场打霸图的时候,方锐在擂台赛一挑二得手,赛前安排却没有让他上团队赛,方锐看着自家战队在团队赛的溃败,他早就明白了呼啸的问题,可是年轻人不懂。

赛后呼啸众人的脸色不好看,还有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方锐犹豫着要不要去找林敬言叙个旧,已经收到了林敬言的短信,他看到的一瞬间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副队,没事吧?”有人问道。

方锐嬉皮笑脸的说手滑了,一面回复那条短信,“本人?”

很快那边回复了,“我是认真的,如果可以,我在你们酒店下等你。”

方锐静了静心神,诚恳的回复道:“等下,队里还有点事。”

林敬言晚上的第一条短信是“我喜欢你”。

方锐安排了些事下去的看到是站在门口角落里的林敬言。他没想到就这样林敬言就对他告白了,他不是什么犹豫的人,喜欢的人喜欢自己,那就最好不过了。

“我太冲动了。”林敬言说。

“没事,去转转?”方锐提议道。

酒店离海边不远,俩人便转悠去了海边,一路上方锐叽叽喳喳在说自己的思念,以及收到短信的时候的手足无措。

林敬言本想摸摸他的头,考虑到俩人的身高,最后还是选择搭上了方锐的肩膀。

“其实五年前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你了。”林敬言看着海说。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林敬言。”方锐颇有些忿忿不平。

“今天我看到你,实在不想等了。”

“你有想过万一我不同意呢?”

“那就桥归桥,路归路。”

“林敬言,你知道吗?你有时候真的很流氓。”

“是吗?只是想说出去而已。”

俩人继续在海滩散步,聊着些琐事。

“夏休我回n市找你。”

“好。”

“不要太累着自己了,战队的事不要太逞强。”

“恩。”

林敬言仔细叮嘱着,方锐一瞬间把新闻官说把他当小孩那事记了起来。“老林,你是不是还把我当小孩子?”

林敬言失笑,“认识你的时候你是个小孩子,现在不是了。”

“那算是什么呢?”

“我的爱人。”

 

第九赛季对于方锐是个很艰苦的赛季,磨合问题一次次的爆发出来,又被掩在还算可以的成绩之下,这种事他从未对林敬言说过,这些都是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

呼啸止步四强之后,方锐去了现场看总决赛,当看到霸图输掉比赛的时候他也能感同身受,自己也是那么想让他拿到冠军。

赛后方锐去见了林敬言,没有提比赛,也没有提荣耀,如同好久不见的情侣,看了一场晚场电影,然后开了个房。

方锐一个人回的n市,为了磨合,然后出了网游里面那档子事。

林敬言看到那条微博的时候就打了电话过去,听到“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时候反而松了口气。第二天方锐起来之后倒是首先给林敬言打了电话,只是说了自己要走,其他也没有多说,都是成年人,也有自己的主见,俩人虽然正式交往没有多久,但是知道这种事都是要自己选择的,不能旁人去干涉,不论是以什么身份,不论是对方的谁。

方锐看中的是在兴欣的转变,他其实真不看好兴欣夺冠的前景,只是想求变,只是想赢。

方锐刚转型的时候练的并不太顺利,却从未跟林敬言提及这事。直到发现其中关窍之后,偶尔会让林敬言在休息时间陪他打几把。

方锐知道林敬言要退役的事,在第十赛季还未正式开打之前就知道的事,29岁的年纪在联盟已经算大龄老人了,这是自然的事。但是在季后赛的发布会上看到林敬言宣布退役的时候,他还是不自觉去通道堵了人。

俩人就那么看着,然后林敬言抱住了方锐,“一定要赢。”

兴欣夺冠那天晚上方锐喝了点酒,然后醉了,就听见方锐给林敬言打电话的声音,说话颠三倒四的,主旨是自己拿了冠军和想他了,然后,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剩下一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苏沐橙打了林敬言电话,虽然不知道那人在不在s市,但是总该通知下。

他们之间的关系,联盟中的明眼人还是很多的。

林敬言很快赶了过来,看着方锐无奈的摸了摸头。方锐还在睡着,林敬言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兴欣众人聊天,最后在散席的时候把半梦半醒的方锐拖回了酒店。

方锐问林敬言:“我们以后就这样了?”

林敬言摸了摸他的脸,“就这样,反正在一起。”

国家队回国的时候,林敬言在h市兴欣俱乐部等着他,方锐把世界冠军的戒指递给了林敬言,“帮我拿着。”

 

方锐在自己29岁的时候选择了退役,然后就和林敬言飞到荷兰去领证去了,一直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这是他们的幸福,也是他们的生活。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俩人在旅游的时候听到路边小店放的这首老歌,俩人相视一笑,握着的手又紧了些。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