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罗

乱七八糟

【林方】鬼迷神疑

预警:ooc慎入

          娱乐圈paro

          创作歌手林x创作歌手方

          全程yy

          有几句话伞修

          歌词是我乱编的……文笔差


“今天先休息下吧,方锐,你录的不错。”叶修说。

“那当然。”方锐瘫在录音室外的沙发上,随手掏出了手机刷微博。

方锐望着微博头条有一瞬间的失神,“林敬言宣布退出乐坛”成为微博头条。他点进了林敬言微博,很简单的退圈宣言,结束今年预定工作之后不再在台前唱歌了,而预定工作也只有一个,就是他出道以来坚持的圣诞音乐会。也不算完全退圈,林敬言在声明中表示会转幕后成为霸图的音乐制作人。方锐对这个结果不太意外,林敬言嗓音的状况他恐怕比旁人都清楚,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结果来的这么快,林敬言也做的如此决绝。他以为林敬言只会慢慢的淡出,偶尔也会出现在舞台上唱着歌,没想到他如此坚决的断了自己的念想。

拨打过去的电话自动转了语音信箱,方锐突然想,林敬言如果接了他又该说些什么呢?质问为什么退圈吗?他们的关系……方锐又思考了一下,前队友吗?倒不如说暧昧对象,以前俩人还是一个组合的时候,为了宣传俩人也卖过腐,但是评论都是这俩太直,卖不动。其实不是这样,俩人都是弯的,对方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却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方锐自认俩人是暧昧对象,算是喜欢吧,但也只是喜欢。在林敬言被霸图签走之后,俩人的联系自然少了起来,虽然有所联系,到底是回不到从前了。

“方锐休息好了吗?”

方锐闻言把手机随手一丢,又钻进了录音室。还未戴上耳机,方锐倒是给叶修说“老林要退了。”

叶修闻言,只回答了俩字“早了。”

方锐明白,是说退的早了。“是啊,其实他的嗓子,还能唱下去的。”他不再过多点评这位对他生涯有重要影响的人,开始了录制。

方锐出道至今不过五年,勉强算的上是一个二流歌星。他出身于蓝雨训练营,随即被呼啸唱片签约,本计划是独自作为歌手发展,不料当时的潮流是组合,公司便把他和已经出道三年的林敬言组成了组合“言方之诗”,而这种创作型男子组合在当时十分少见,俩人顺势而红。再然后,林敬言随着年纪增大,嗓子出现了问题,方锐写的歌对于他来说演唱都有了些许难度,林敬言本是想自己退居幕后,让方锐好好发展,结果呼啸放弃了他,说不出对错,方锐却觉得有点难过。后来,方锐的创作风格与呼啸不符,又与新人产生矛盾,转签到兴欣。转型,发片。俩人按照不同的轨迹走下去,渐行渐远。

 

结束完发布会的林敬言看到手机的未接来电,回拨过去却无人接听。

“韩总监说想和你当年聊聊。”他的助理这么跟他说。

林敬言知道是和自己的新作曲一事有关,霸图唱片的音乐总监韩文清这个时候跟他聊这个恐怕还涉及到以后的幕后工作。

“你新作曲的听过了,很不错,你准备怎么处理?”没有铺垫,韩文清直接这么问刚刚抵达见面地点的林敬言。

“我唱不了。乐乐,言飞,小宋都可以唱。”

“你写的很明显是二重唱,倒不如你拿到音乐会上去唱,然后公司发个ep。”

“这样……好吗?”

“而且你是写给方锐的吧?去问过他了吗?”

“我自己唱,给公司的效益也不大,况且方锐…他最近忙着录新专辑,可能没有时间吧。”最后林敬言也没说为什么在此犹豫:他不知道以什么立场去邀请方锐。

“我待会给兴欣那边打电话去问吧,这首曲子我给你做,词的话你是看让新杰填还是怎样?”

“我去联系吧,词的话我先看看吧,麻烦韩总监了。谢谢了。”

“当告别曲大干一场吧!”

告别曲吗?也不赖。

 

电话接通之后,俩人都异常沉默着。

林敬言打破了僵局,“方锐。”

“老林,怎么现在就退了?明年我开巡回还想请你当嘉宾诶。”话说出口,便觉得有些不妥,方锐胡诌着,巡回这个老板陈果只是顺嘴一提,倒是让他拿来当借口。

“是时候了。”

“啥啊,你还这么年轻,明明可以……”方锐说不下去了,换了话题。“我专辑十一月出,老林要给我捧场啊。”

“当然,方锐大大的新专辑一定能大卖。”

听到人夸奖的方锐心情很好,“当然的,到时候我要给你寄张签名的过去。”

“十分期待了。方锐,你今年……圣诞节有安排吗?音乐会,你来吗?”

“林大大这是在邀请我嘛。好啊。”方锐一口答应,根本没有想起要向公司确认这件事。

“我……算是告别曲吧,你来唱吗?词还没填好,曲也没编,应该不会和你工作产生冲突,要来吗?”

“林敬言你这种语气……是怕我不答应吗?”方锐察觉了林敬言说话中的小心谨慎,而之前,这不会在这个人的语气中出现。

“本来是该和你们公司联系的,算是有些越界吧。”

“你现在咋磨磨唧唧的想这么多。”

“可能是老了。”

“呸呸呸,叶修都没说自己老了。”

“我本来就比他老。”

方锐一时语塞,不过这种无聊的斗嘴也没有什么必要进行下去了。“把曲子发我吧,对了,你刚说词还没填,我来吧,老林你放心。”

“你怎样我都放心。”林敬言脱口而出这句话,突然自己笑了,这是往常俩人在呼啸的时候,林敬言常说的一句话,而下一句话是“反正我给你收拾烂摊子。”不过现在,收拾不了方锐的摊子了。

“我填不出来就去找小安帮忙,你放心,不收你们霸图的钱。”

“好啊。”林敬言虽是这么回着,但是还是想着明天去找兴欣去谈合作的事,方锐这么卖他们兴欣,得,他还是得给他收拾摊子。

“你最近准备干啥啊?音乐会要年底呢?没事要不要来找我玩啊?”

“装修房子,准备在q市定居了,还有小宋也要发片了,事还有点多,有机会肯定要去看你。”

“好吧,记得来阿。”

“你明天还要录歌吧,不要熬夜,早点休息吧。”

“好勒。”方锐挂断了电话,他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方锐V:祝你好运。@林敬言V

 

叶修很忙,忙着给他家男朋友录新专辑。在方锐无限骚扰下而听完林敬言的曲子之后,“编曲怎么说?韩文清给他做?”

“艾玛,忘了问了,要不我现在打电话问问?”方锐睁着他的大眼睛向叶修眨眼。

“怎么签了你这个败家货,直接接了活,结果啥都不知道,公司养你干啥。”说归说,叶修还是给出了作曲上的建议,同时也听方锐说了半天他和林敬言之间的暧昧史。“废物点心。”叶修最后这么评价了方锐。

 

方锐在新专辑发售那天,把填好的词交给了林敬言,实际上方锐有些日子没碰过填词这事了,好歹在安文逸的帮助下,填完了词。

林敬言倒是早早的给方锐发了短信,祝他新专辑大卖。而现在他正看着方锐发过来的词,叫“鬼迷神疑”,作为歌手,他平日从不抽烟,而这时却烦躁的想要来一根。“这家伙,当我不知道啊。”

“繁华落尽金陵远,鬼神莫辩心神,猜不透你的心,疑神疑鬼,可是疑不到你的心。”林敬言后来问方锐这句歌词是不是安文逸写的,尤其前面两句,方锐说他本来写的“春天过后的南京”,安文逸给他改了,所以后面一句是方锐写的,那几天林敬言看方锐的眼神都有些不对,没想到你居然迷信!林大大如是想。

 

方锐的新专辑反响很不错,转型算是比较成功了。他忙新专辑的宣传事项忙了一个月,正想什么时候把歌和林敬言录了,林敬言则直接飞到了h市。

录歌只花了一天,晚上便由陈果做东,和兴欣一群在h市的人吃饭,实际上到场的也只有叶修与苏沐秋。一顿饭吃的十分尽兴,苏沐秋还找林敬言要了音乐会的门票,表示会和叶修去看看,虽然方锐看他们的眼神是烧死这对狗男男。

吃完饭方锐将林敬言送到了酒店,“老林,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定了三日后的机票,h市来的少,想去看看西湖,不过没下雪,看不到了断桥残雪了。”

“要我陪你吗?”

“别,万一被认出就麻烦了。”

“唔,你到时候来兴欣玩阿,四个人可以凑桌麻将,这几天没什么事,我都要发霉了。”

“你歌词写的不错。”

“嘿嘿。”

林敬言话锋一转,“所以你是在用歌词给我告白吗?”眼镜背后,眉眼弯弯。

“老林你乱说什么。”方锐虽是这么说着,耳尖却是有些发红,“我们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

“那要不现在试试?我觉得不晚”林敬言手搭上了方锐的手。

“耍流氓啊你。”方锐却没有缩回自己的手。

“要试试吗。”林敬言贴近了方锐的脸,距离近的让方锐以为他下一秒要吻上来。

方锐直接抱住了林敬言,“好啊。”

方锐准备在酒店过夜的时候林敬言把他赶走了,俩人都是公众人物,虽然人气不算太高,但是如果被拍到,对方锐的影响不好。纵然圈内已有先例,他却不敢冒险,他只想保护好方锐。

方锐被赶回家后,刚刚确定关系之后心情愉悦,大爆手速写了首曲子。结果因为熬夜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他拿起手机看见林敬言给他发了几条短信,因为自己没回复,林敬言一个人去逛西湖了。

方锐回短信说了下情况,在等外卖的时候收到林敬言的回复,只说下午逛完西湖联系他。方锐想了想,问清楚叶修在公司之后,又跑去唱片公司,迫不及待的给他听昨夜熬夜爆肝写出来的曲子。

“我说方锐,你这是咋了,这里面的粉红泡泡都要闪瞎我了。”叶修听完方锐的曲子这么问道。

方锐看了看在旁边埋头看东西的苏沐秋,默默的不想说话。

“不过你这曲子你现在不适合唱,刚从文艺范转成流行摇滚,又去唱这种甜腻腻的小女生歌?”

“给唐妹子唱?”方锐话说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唐柔走的可不是可爱路线,但是兴欣签约的女歌手也就这么一个。

“你傻了。头几天烟雨来找过我,他们那对双胞胎似乎演了什么偶像剧,我去帮你问问。”

“那感情好!”方锐一掌拍到了叶修的大腿上。

“你昨晚和老林干啥了?今天这么亢奋?”叶修这些日子被苏沐秋要求戒烟,撕开一颗糖,又问方锐“你要吗?”

方锐直接接过,“老叶我问你,这事我给老板娘说了会被解约吗?”

“你干啥了?你把老林睡了然后霸图要找你算账?”

“老叶你脑洞真大。”

“所以是你被睡了,然后老林不认账?”

“……老叶你能不能说点好的?”

“所以你干啥了?”

“咱们兴欣没有规定不能谈恋爱吧?”

“你跟陈大老板说。”

方锐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林敬言的电话这时候打了过来。

“哟,待会儿得找老林要聘礼了。”方锐挂完电话,叶修吐出这么一句话。

林敬言来的时候方锐刚刚给陈果汇报了自己恋爱了一事,不忘告诉兴欣老板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男的一事。陈果的接受力很高,毕竟公司里有一对已经出柜了的,只是叮嘱他不要被狗仔拍到,那样麻烦有点大。

方锐本来想带着林敬言去干情侣该干的事,却被叶修以交流感情为由,成了四个人在公司的休息室打荣耀。

“四个人,去下本吧。”林敬言提议到,“你们兴欣有人玩牧师吗?”

“不要牧师。”叶修这么说着。

“今天莫凡在,我去叫他。”苏沐秋说着离开了休息室。

五人兴致勃勃的打起了荣耀,期间陈果还来看了一眼,对手下的艺人想必是懒得管了,还照了张五人连坐的照片,征求了林敬言同意之后还发了微博。

 

兴欣娱乐V:今天有大神来我们兴欣做客,然后他们五黑玩起了游戏。‘’【照片】

 

方锐提前四天到了q市,借口是重视林敬言最后的音乐会,兴欣的人都是鄙视,“脱团狗快走。”

圣诞节的晚上,q市某音乐厅座无虚席。

林敬言为了这场音乐会做了长久的准备,他嗓子状况不好,他就重新编曲使自己能唱下去;而又是自己生涯最后一场音乐会,台下坐着许多乐坛的大神,成名已久的、正当红的都坐在下面,安静的当一个观众。方锐也坚持坐在下面,他想再看看这个人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

在进行了大半时间之后,林敬言开始了这次音乐会最后的talking。

“很感谢今天大家能来听我唱歌,我很感谢来到这里的人。我出道九年,从来都是一个平凡的歌手,从一个人,到组合,又到一个人,很感谢身边一直有人陪着我,除了你们,除了唱片公司的大家,我还想说一个人。大家可能猜到了吧。刚刚我唱的歌都和他无关,不过呢,和他是组合的三年,我十分的高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方锐一愣,没想到他还来这出,之前流程中林敬言的talking可不是这样。正胡思乱想着,林敬言已经走到了舞台边缘,正对着方锐。

方锐是抱着吉他走到舞台上的,他没有说话,只是开始唱歌。都是唱的言方之诗时期的歌,方锐今天刚好穿的白色衬衫,抱着吉他看着干干净净,和少年似的。唱的都是俩人时期的歌,一首接一首。方锐看着在一旁也弹着吉他的林敬言,仿佛回到了他才出道的时候,林敬言带着他跑通告,在舞台上就是这么唱着歌。

在唱完他们那三年唱过的歌之后,方锐站到了舞台中央,对着话筒。林敬言站在了一旁,微笑看他。

“林老师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人,我也很荣幸成为这场音乐会上唯一的表演嘉宾。我和林老师在一起唱了三年,他对于我来说,亦师亦友。”方锐突然说不下去了,这种离别的气氛他并不喜欢,“唉,算了,说不下去了。”台下传来阵阵的笑声,方锐觉得这样也好。

林敬言走了上去,接过话筒。“之前说的有首新歌要唱,会和方锐一起唱,或者说,写这首歌的时候我想到的人就是方锐,也希望大家会喜欢。”

方锐又弹起了吉他,侧身站在了一旁。

 

“我和你相识多年,走在林荫路上,走在似友的路上,却诡秘难猜,是敌是友,鬼神莫辩,一醉忘生。”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