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罗

乱七八糟

【林方】鬼迷神疑

预警:ooc慎入

          娱乐圈paro

          创作歌手林x创作歌手方

          全程yy

          有几句话伞修

          歌词是我乱编的……文笔差


“今天先休息下吧,方锐,你录的不错。”叶修说。

“那当然。”方锐瘫在录音室外的沙发上,随手掏出了手机刷微博。

方锐望着微博头条有一瞬间的失神,“林敬言宣布退出乐坛”成为微博头条。他点进了林敬言微博,很简单的退圈宣言,结束今年预定工作之后不再在台前唱歌了,而预定工作也只有一个,就是他出道以来坚持的圣诞音乐会。也不算完全退圈,林敬言在声明中表示会转幕后成为霸图的音乐制作人。方锐对这个结果不太意外,林敬言嗓音的状况他恐怕比旁人都清楚,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结果来的这么快,林敬言也做的如此决绝。他以为林敬言只会慢慢的淡出,偶尔也会出现在舞台上唱着歌,没想到他如此坚决的断了自己的念想。

拨打过去的电话自动转了语音信箱,方锐突然想,林敬言如果接了他又该说些什么呢?质问为什么退圈吗?他们的关系……方锐又思考了一下,前队友吗?倒不如说暧昧对象,以前俩人还是一个组合的时候,为了宣传俩人也卖过腐,但是评论都是这俩太直,卖不动。其实不是这样,俩人都是弯的,对方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却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方锐自认俩人是暧昧对象,算是喜欢吧,但也只是喜欢。在林敬言被霸图签走之后,俩人的联系自然少了起来,虽然有所联系,到底是回不到从前了。

“方锐休息好了吗?”

方锐闻言把手机随手一丢,又钻进了录音室。还未戴上耳机,方锐倒是给叶修说“老林要退了。”

叶修闻言,只回答了俩字“早了。”

方锐明白,是说退的早了。“是啊,其实他的嗓子,还能唱下去的。”他不再过多点评这位对他生涯有重要影响的人,开始了录制。

方锐出道至今不过五年,勉强算的上是一个二流歌星。他出身于蓝雨训练营,随即被呼啸唱片签约,本计划是独自作为歌手发展,不料当时的潮流是组合,公司便把他和已经出道三年的林敬言组成了组合“言方之诗”,而这种创作型男子组合在当时十分少见,俩人顺势而红。再然后,林敬言随着年纪增大,嗓子出现了问题,方锐写的歌对于他来说演唱都有了些许难度,林敬言本是想自己退居幕后,让方锐好好发展,结果呼啸放弃了他,说不出对错,方锐却觉得有点难过。后来,方锐的创作风格与呼啸不符,又与新人产生矛盾,转签到兴欣。转型,发片。俩人按照不同的轨迹走下去,渐行渐远。

 

结束完发布会的林敬言看到手机的未接来电,回拨过去却无人接听。

“韩总监说想和你当年聊聊。”他的助理这么跟他说。

林敬言知道是和自己的新作曲一事有关,霸图唱片的音乐总监韩文清这个时候跟他聊这个恐怕还涉及到以后的幕后工作。

“你新作曲的听过了,很不错,你准备怎么处理?”没有铺垫,韩文清直接这么问刚刚抵达见面地点的林敬言。

“我唱不了。乐乐,言飞,小宋都可以唱。”

“你写的很明显是二重唱,倒不如你拿到音乐会上去唱,然后公司发个ep。”

“这样……好吗?”

“而且你是写给方锐的吧?去问过他了吗?”

“我自己唱,给公司的效益也不大,况且方锐…他最近忙着录新专辑,可能没有时间吧。”最后林敬言也没说为什么在此犹豫:他不知道以什么立场去邀请方锐。

“我待会给兴欣那边打电话去问吧,这首曲子我给你做,词的话你是看让新杰填还是怎样?”

“我去联系吧,词的话我先看看吧,麻烦韩总监了。谢谢了。”

“当告别曲大干一场吧!”

告别曲吗?也不赖。

 

电话接通之后,俩人都异常沉默着。

林敬言打破了僵局,“方锐。”

“老林,怎么现在就退了?明年我开巡回还想请你当嘉宾诶。”话说出口,便觉得有些不妥,方锐胡诌着,巡回这个老板陈果只是顺嘴一提,倒是让他拿来当借口。

“是时候了。”

“啥啊,你还这么年轻,明明可以……”方锐说不下去了,换了话题。“我专辑十一月出,老林要给我捧场啊。”

“当然,方锐大大的新专辑一定能大卖。”

听到人夸奖的方锐心情很好,“当然的,到时候我要给你寄张签名的过去。”

“十分期待了。方锐,你今年……圣诞节有安排吗?音乐会,你来吗?”

“林大大这是在邀请我嘛。好啊。”方锐一口答应,根本没有想起要向公司确认这件事。

“我……算是告别曲吧,你来唱吗?词还没填好,曲也没编,应该不会和你工作产生冲突,要来吗?”

“林敬言你这种语气……是怕我不答应吗?”方锐察觉了林敬言说话中的小心谨慎,而之前,这不会在这个人的语气中出现。

“本来是该和你们公司联系的,算是有些越界吧。”

“你现在咋磨磨唧唧的想这么多。”

“可能是老了。”

“呸呸呸,叶修都没说自己老了。”

“我本来就比他老。”

方锐一时语塞,不过这种无聊的斗嘴也没有什么必要进行下去了。“把曲子发我吧,对了,你刚说词还没填,我来吧,老林你放心。”

“你怎样我都放心。”林敬言脱口而出这句话,突然自己笑了,这是往常俩人在呼啸的时候,林敬言常说的一句话,而下一句话是“反正我给你收拾烂摊子。”不过现在,收拾不了方锐的摊子了。

“我填不出来就去找小安帮忙,你放心,不收你们霸图的钱。”

“好啊。”林敬言虽是这么回着,但是还是想着明天去找兴欣去谈合作的事,方锐这么卖他们兴欣,得,他还是得给他收拾摊子。

“你最近准备干啥啊?音乐会要年底呢?没事要不要来找我玩啊?”

“装修房子,准备在q市定居了,还有小宋也要发片了,事还有点多,有机会肯定要去看你。”

“好吧,记得来阿。”

“你明天还要录歌吧,不要熬夜,早点休息吧。”

“好勒。”方锐挂断了电话,他明明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方锐V:祝你好运。@林敬言V

 

叶修很忙,忙着给他家男朋友录新专辑。在方锐无限骚扰下而听完林敬言的曲子之后,“编曲怎么说?韩文清给他做?”

“艾玛,忘了问了,要不我现在打电话问问?”方锐睁着他的大眼睛向叶修眨眼。

“怎么签了你这个败家货,直接接了活,结果啥都不知道,公司养你干啥。”说归说,叶修还是给出了作曲上的建议,同时也听方锐说了半天他和林敬言之间的暧昧史。“废物点心。”叶修最后这么评价了方锐。

 

方锐在新专辑发售那天,把填好的词交给了林敬言,实际上方锐有些日子没碰过填词这事了,好歹在安文逸的帮助下,填完了词。

林敬言倒是早早的给方锐发了短信,祝他新专辑大卖。而现在他正看着方锐发过来的词,叫“鬼迷神疑”,作为歌手,他平日从不抽烟,而这时却烦躁的想要来一根。“这家伙,当我不知道啊。”

“繁华落尽金陵远,鬼神莫辩心神,猜不透你的心,疑神疑鬼,可是疑不到你的心。”林敬言后来问方锐这句歌词是不是安文逸写的,尤其前面两句,方锐说他本来写的“春天过后的南京”,安文逸给他改了,所以后面一句是方锐写的,那几天林敬言看方锐的眼神都有些不对,没想到你居然迷信!林大大如是想。

 

方锐的新专辑反响很不错,转型算是比较成功了。他忙新专辑的宣传事项忙了一个月,正想什么时候把歌和林敬言录了,林敬言则直接飞到了h市。

录歌只花了一天,晚上便由陈果做东,和兴欣一群在h市的人吃饭,实际上到场的也只有叶修与苏沐秋。一顿饭吃的十分尽兴,苏沐秋还找林敬言要了音乐会的门票,表示会和叶修去看看,虽然方锐看他们的眼神是烧死这对狗男男。

吃完饭方锐将林敬言送到了酒店,“老林,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定了三日后的机票,h市来的少,想去看看西湖,不过没下雪,看不到了断桥残雪了。”

“要我陪你吗?”

“别,万一被认出就麻烦了。”

“唔,你到时候来兴欣玩阿,四个人可以凑桌麻将,这几天没什么事,我都要发霉了。”

“你歌词写的不错。”

“嘿嘿。”

林敬言话锋一转,“所以你是在用歌词给我告白吗?”眼镜背后,眉眼弯弯。

“老林你乱说什么。”方锐虽是这么说着,耳尖却是有些发红,“我们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

“那要不现在试试?我觉得不晚”林敬言手搭上了方锐的手。

“耍流氓啊你。”方锐却没有缩回自己的手。

“要试试吗。”林敬言贴近了方锐的脸,距离近的让方锐以为他下一秒要吻上来。

方锐直接抱住了林敬言,“好啊。”

方锐准备在酒店过夜的时候林敬言把他赶走了,俩人都是公众人物,虽然人气不算太高,但是如果被拍到,对方锐的影响不好。纵然圈内已有先例,他却不敢冒险,他只想保护好方锐。

方锐被赶回家后,刚刚确定关系之后心情愉悦,大爆手速写了首曲子。结果因为熬夜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他拿起手机看见林敬言给他发了几条短信,因为自己没回复,林敬言一个人去逛西湖了。

方锐回短信说了下情况,在等外卖的时候收到林敬言的回复,只说下午逛完西湖联系他。方锐想了想,问清楚叶修在公司之后,又跑去唱片公司,迫不及待的给他听昨夜熬夜爆肝写出来的曲子。

“我说方锐,你这是咋了,这里面的粉红泡泡都要闪瞎我了。”叶修听完方锐的曲子这么问道。

方锐看了看在旁边埋头看东西的苏沐秋,默默的不想说话。

“不过你这曲子你现在不适合唱,刚从文艺范转成流行摇滚,又去唱这种甜腻腻的小女生歌?”

“给唐妹子唱?”方锐话说出口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唐柔走的可不是可爱路线,但是兴欣签约的女歌手也就这么一个。

“你傻了。头几天烟雨来找过我,他们那对双胞胎似乎演了什么偶像剧,我去帮你问问。”

“那感情好!”方锐一掌拍到了叶修的大腿上。

“你昨晚和老林干啥了?今天这么亢奋?”叶修这些日子被苏沐秋要求戒烟,撕开一颗糖,又问方锐“你要吗?”

方锐直接接过,“老叶我问你,这事我给老板娘说了会被解约吗?”

“你干啥了?你把老林睡了然后霸图要找你算账?”

“老叶你脑洞真大。”

“所以是你被睡了,然后老林不认账?”

“……老叶你能不能说点好的?”

“所以你干啥了?”

“咱们兴欣没有规定不能谈恋爱吧?”

“你跟陈大老板说。”

方锐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林敬言的电话这时候打了过来。

“哟,待会儿得找老林要聘礼了。”方锐挂完电话,叶修吐出这么一句话。

林敬言来的时候方锐刚刚给陈果汇报了自己恋爱了一事,不忘告诉兴欣老板自己的恋爱对象是男的一事。陈果的接受力很高,毕竟公司里有一对已经出柜了的,只是叮嘱他不要被狗仔拍到,那样麻烦有点大。

方锐本来想带着林敬言去干情侣该干的事,却被叶修以交流感情为由,成了四个人在公司的休息室打荣耀。

“四个人,去下本吧。”林敬言提议到,“你们兴欣有人玩牧师吗?”

“不要牧师。”叶修这么说着。

“今天莫凡在,我去叫他。”苏沐秋说着离开了休息室。

五人兴致勃勃的打起了荣耀,期间陈果还来看了一眼,对手下的艺人想必是懒得管了,还照了张五人连坐的照片,征求了林敬言同意之后还发了微博。

 

兴欣娱乐V:今天有大神来我们兴欣做客,然后他们五黑玩起了游戏。‘’【照片】

 

方锐提前四天到了q市,借口是重视林敬言最后的音乐会,兴欣的人都是鄙视,“脱团狗快走。”

圣诞节的晚上,q市某音乐厅座无虚席。

林敬言为了这场音乐会做了长久的准备,他嗓子状况不好,他就重新编曲使自己能唱下去;而又是自己生涯最后一场音乐会,台下坐着许多乐坛的大神,成名已久的、正当红的都坐在下面,安静的当一个观众。方锐也坚持坐在下面,他想再看看这个人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

在进行了大半时间之后,林敬言开始了这次音乐会最后的talking。

“很感谢今天大家能来听我唱歌,我很感谢来到这里的人。我出道九年,从来都是一个平凡的歌手,从一个人,到组合,又到一个人,很感谢身边一直有人陪着我,除了你们,除了唱片公司的大家,我还想说一个人。大家可能猜到了吧。刚刚我唱的歌都和他无关,不过呢,和他是组合的三年,我十分的高兴,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方锐一愣,没想到他还来这出,之前流程中林敬言的talking可不是这样。正胡思乱想着,林敬言已经走到了舞台边缘,正对着方锐。

方锐是抱着吉他走到舞台上的,他没有说话,只是开始唱歌。都是唱的言方之诗时期的歌,方锐今天刚好穿的白色衬衫,抱着吉他看着干干净净,和少年似的。唱的都是俩人时期的歌,一首接一首。方锐看着在一旁也弹着吉他的林敬言,仿佛回到了他才出道的时候,林敬言带着他跑通告,在舞台上就是这么唱着歌。

在唱完他们那三年唱过的歌之后,方锐站到了舞台中央,对着话筒。林敬言站在了一旁,微笑看他。

“林老师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人,我也很荣幸成为这场音乐会上唯一的表演嘉宾。我和林老师在一起唱了三年,他对于我来说,亦师亦友。”方锐突然说不下去了,这种离别的气氛他并不喜欢,“唉,算了,说不下去了。”台下传来阵阵的笑声,方锐觉得这样也好。

林敬言走了上去,接过话筒。“之前说的有首新歌要唱,会和方锐一起唱,或者说,写这首歌的时候我想到的人就是方锐,也希望大家会喜欢。”

方锐又弹起了吉他,侧身站在了一旁。

 

“我和你相识多年,走在林荫路上,走在似友的路上,却诡秘难猜,是敌是友,鬼神莫辩,一醉忘生。”


【林方】买房记

【林方】买房记

注意:私设如山,文笔极差,梗来源于毕业晚会太无聊开的脑洞,短小


十一赛季夏休期,n市。

林敬言家。

“老林快来,抢boss了。”方锐坐在电脑面前,操作着自己的气功师小号。

“你来n市三天,抢了两天boss,方锐大大,说好的来度假呢?”林敬言话虽这么说,还是在旁边电脑登陆了自己的流氓小号。当初方锐以帮他抢boss的理由把林敬言的小号拉进了兴欣公会,林敬言总是有点看不习惯,本来当初是想去呼啸或霸图的公会的。他总是喜欢怀恋过去,这一点,方锐比他决绝的多。“兴欣夏休期大丰收了吧。”

“嘿嘿,我们底子薄,自然要多抢点。”

“指挥的……是叶修?”

“对对对,就是你看躲在人群后面的那个战法,就是老叶。”

“最近各大战队的职业选手都在游戏里吧,方锐你待会可别把我卖了。”

“好的,好的。诶,老林,你看霸图这个弹药专家,应该是张佳乐吧,我去会会他。”

林敬言也找了个角度一个板砖阴了过去,方锐抓住机会,一套轰了过去。

“方锐你阴我。”游戏里面传来了张佳乐的声音,方锐没戴耳麦,林敬言也听的一清二楚。“刚刚那板砖是谁扔的,简直和你一样猥琐。”

方锐朝林敬言看了一眼,林敬言笑盈盈的看着电脑屏幕,又一记抛沙扔出。

霸图的牧师自然是十分给力,使得张佳乐能活着继续和方锐互喷垃圾话。林敬言没有出声,说了要保密自然是不开口。也不闲着,一记麻针抛出。

“靠靠靠,这么猥琐老林是不是,队友爱呢!”

好吧,还是被认了出来,不过他这种猥琐流打法辨识度太高。

“好久不见,乐乐。”林敬言这么说了一句。

“靠,你阴我。”

林敬言没有回话,用实际行动又阴了张佳乐一把。

三人倒是边抢boss边叙起了旧,林敬言想着就问了一句张佳乐“q市最近天气如何啊?想带着方锐来这边旅游。”虽然经常去q市打比赛,但是都没好好逛过q市,林敬言是很喜欢q市的,所以趁着夏休期想带方锐去看看这个他生活了两年的城市。

“还行吧,我不在俱乐部。”

“那这是……”

“我不觉得q市气候不错嘛,虽然比k市差点,就和大孙在q市买了套房子嘛,现在才刚弄好住进去。”

林敬言一时无言,不知道该说是豪呢还是豪呢。

“乐乐真有钱。我这种草根战队的就看看。”

“方锐你装什么穷,谁不知道你是兴欣身价最高阿,而且老林我记得在n市至少两房子吧。”

“恩。”张佳乐倒是提醒了林敬言,自己这几年职业生涯还剩下些钱,这几年在联盟工作也没有什么要花钱的地方,倒是可以学习张佳乐再买一套房,只是买到哪儿呢?

抢完boss方锐闹着要出门吃夜宵,林敬言这房子在呼啸俱乐部附近,附近夜宵摊倒是很多,想了想就和方锐一起出门了,在路上也把买房子这事说了。

“好啊好啊,我们一起买吧,就当共同财产。”方锐这么回着。

“n市我已经买过房了,要不买在g市?”

“不吧,我一年也回不去几天。要不s市?”

“s市房子太贵,而且我在那边联盟提供住宿的。h市吧,以后我来看你也方便。”

“也不错,明天去问问老板娘好了,她熟悉这些。”

一路上俩人讨论着买多大的房子,要装修成什么样,到了常去的店里的时候都还在说。

这家烧烤店是呼啸常来的地方,只是二人没想到夏休期还能遇到呼啸的一群人。阮永彬正带着训练营的小孩来打牙祭,就看见前任队长与副队长走进来,还说着“还是买个两室的吧,弄一个电脑房。”这类的话题。

“林……林前辈。”阮永彬差点把队长喊出口。

“小阮也在啊,夏休期也很勤奋。”

“在带训练营的啊,”方锐过来拉住了阮永彬,“来来来,我们三个凑一桌。”

阮永彬感觉这有点不太好,主动拉自己去当灯泡啊这是。

“前辈是和方锐住在一起了?”阮永彬到底还是去和他俩凑了一桌。

“算是吧,也只有夏休期了,倒是你,夏休期不回家还去管训练营了?”方锐问道。

“不想回去阿,在俱乐部练练吧。”

“呼啸这赛季磨合的还算不错。”林敬言开口说道,出于私心,他还是一直关注着呼啸,纵然他早已不在了。

“对了前辈,刚刚听你们说似乎是要买房?”阮永彬问道,他是知道林敬言在n市有房的,当时还邀请他们去做客。

“婚房。”林敬言这么说的时候,方锐正在吃烤肉,差点被噎住。林敬言好心的给他递了饮料,阮永彬也是一脸震惊的望着,“所以小阮,准备红包吧。”


收起


循环了几天的歌,这句歌词真的是虐到了心坎,明明还这么年轻,或许自己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林方】心事

预警:私设有,方锐似乎被我写得有点傲娇了,双向暗恋



方锐喜欢林敬言,兴欣所有人都知道。

林敬言把方锐当弟弟,方锐一直这么认为。

联盟赫赫有名的猥琐大师也有怂的时候,怂的对象是他的老队长和老搭档。

“我说锐阿,你直接给老林说了呗,没事就去烦他,老林没嫌弃你,对你是真爱了。”在一次比赛后的聚餐,方锐看到林敬言发来的短信傻笑的时候,叶修实在不想说这个傻帽是自己好不容易挖来的队员。

“滚滚滚,赛后聊天多正常。”、

“老林现在在霸图。”

“这又咋了,小乔不是经常和微草那个谁,那个谁来着聊天。”

“前辈……”本来在安心吃菜的乔一帆无辜躺枪,“我只是和英杰聊天,不会说比赛的事。”乔一帆怕被误会赶紧解释了下。

“没事没事,一帆,别提方锐瞎说,我就是说他怂。”叶修继续嘲笑着方锐。

“对这么怂,都不像我们蓝雨出来的人。”魏琛又补了一刀。

其他人虽然吃着菜,眼睛却基本瞟着方锐,“喂喂喂,你们干啥阿。”方锐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涉及到这件事上面,他明显底气不足。

其实方锐告过白,在林敬言离开呼啸的时候。方锐去送林敬言的时候,笑着说:“老林,我好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和你合作这几年,就像多了一个弟弟,可惜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方锐得到这个答复的时候是有点懵的,第一感觉是我想睡你你却把我当弟弟。当时他笑着打岔过去,林敬言离开后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无力的望着天花板,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就这么完了。

不过仗着“弟弟”这一身份,方锐继续缠着林敬言,保持着联系,只是很少提及呼啸的事。只是在那次网游事件爆发之后,方锐第一个想联系的就是林敬言,却因为种种顾虑反而是在林敬言看到那条微博的时候联系他。决定转会、转型的时候他还是跟林敬言说了,林敬言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只是说“期待和你的对决。”只是这场对决,并不怎么让人安心。多年以后,有人问方锐你荣耀生涯中印象最深的比赛是那一场的时候,本以为会是第五赛季犯罪组合的横空出世,或是第十赛季总决赛第二场团队赛,又或是第十四赛季兴欣的惊天逆转,而这些都不是。方锐回答,打老林那次擂台赛。那场比赛并不华丽,回想起来甚至有些心痛,联盟中不乏队友变对手的事,只是那场比赛留下的记忆太痛了。

日子继续这样过去,方锐依旧时时和林敬言联系,说着h市的天气,食物,也说着新队友,林敬言只是一个倾听者,就如同多年以来的那样。

在休息室看见林敬言宣布退役的时候方锐是错愕的,昨天他还在跟林敬言说想吃n市的鸭血粉丝汤,林敬言还在说夏休期去n市聚一聚,丝毫没有要退役的话语。方锐知道,这恐怕是早就做出的决定,这赛季结束退役。却从来没有跟他提及过,他冲出了休息室,在通道等着林敬言。

林敬言看见了他,对着他笑了笑。方锐直接冲上去抱住了他,“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怕你分心。”

方锐不知道说什么好,就那么抱住林敬言。

“拿个冠军吧。”

“那当然的。”

“祝你好运。”

方锐本想再告白一次,但是还是怂了。“老林,我想吃鸭血粉丝汤。”

“说好的等你夏休期,我等你。”

 

总决赛第三场,方锐收到林敬言短信的时候没有马上回复,心里却是有些高兴。

兴欣夺冠的时候方锐有一瞬间的失神,多想他也在身边。

第二日下午,兴欣一行人回到了h市,方锐在想要不要死皮赖脸让林敬言来趟h市的时候,叶修宣布了他的决定。

又是离别,方锐不喜欢离别,但是在这联盟中,这是常见的。

叶修为兴欣的未来也作出了安排,并且表示自己人虽然不在h市,但是战术这些他会继续帮忙的。

此时,叶修的退役发布会已经结束了。方锐站在宿舍的阳台上,给林敬言打电话,

“恭喜阿,方副队。”方锐还没开腔,林敬言就说话了。

“又不是第一次当副队了。”方锐断断续续给林敬言说着叶修决定退役时候的兴欣,也不忘在炫耀一波自己的冠军。“老林阿,你现在在哪里啊?有空来h市吗?”

“在q市,有些事还没弄完。怎么,来h市看你冠军戒指?”

“算是吧……老林,你打算以后去哪儿啊?”

“去联盟吧,联盟那边说需要一个懂行的写稿的,我好歹也是拿过一个本科文凭的。”林敬言笑着说,“先去b市总部,后面工作地点应该是s市,离你们挺近的。”

“那感情好,林大大记得请我吃饭。”

“其实昨天叶修给我打了个电话……”

“他居然有电话了。”

“是苏沐橙的手机。你就不好奇他说了什么吗?”

“唔,不好奇。”

“他跟我提到了你。”林敬言还是一个人自顾自的说着,“他这是退役改行当…,他问我怎么对待你,我一直想说服自己把你当弟弟,似乎,有点难。”

方锐握着手机十分激动,想着这话里有话啊,不当弟弟可以当男朋友嘛。

“本来想当面说这些话,但是事已至此,我就先说了,我喜欢你,你不必马上给我回答,我……”

方锐打断了他,“你这说话的语气是跟张新杰学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算是吧……张副队说要做好所有可能性的准备。其实这种方式不是很适合我的。”

“那你再说一遍吧。”

“方锐,我喜欢你,要不要在一起。”林敬言这话就像当年在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对着方锐说“我觉得你适合来呼啸,要不要来”一样简单的话。

“你猪啊。”

“啊?”方锐突然这一句让林敬言有些摸不着头脑。

“两年前为什么拒绝我?”

“什么两年前?”

方锐突然不想再解释了,“算了算了,以后再说,老叶到底给你说了啥啊,居然就这么来告白了,我这么多年做的不够明显吗?”

“我以为……算了,你这是答应了吧。”

“我什么时候说答应了,不过,好吧,你什么时候来看我?”

“等这边事弄完,还要先去联盟报备一下,你呢?夏休期留在h市还是回g市?”

“h市吧,战队这边需要我。”

“你真是越来越敬业了。”林敬言打趣着方锐,想起的是以前呼啸,方锐作为副队从来不会把这句话说得这样大气凛然。

“以前……那不是有你吗?”

挂掉电话的方锐走路都是带着风的,脸上那是一个春风满面。进入房间的时候莫凡都不禁多看了几眼。

第二天出现在训练室的方锐也是春风满面,魏琛笑着问他“这是捡到五百万了?”

“算是吧。”

“林前辈的功劳。”苏沐橙笑着说。

 

方锐还没来得及等林敬言过来就接到了入选国家队的通知,他们这群人在b市集训一周之后就要在比赛开幕前一周达到苏黎世。方锐有些小小的遗憾,不过更多的是昂扬的斗志。

林敬言总算是在国家队离开b市的时候赶到了b市送行,微笑的看着叶修,答应了请客吃饭这种事之后,方锐抱住了林敬言,“等我拿个冠军回来。”

“好啊,等你回来我们去n市玩。”

两人抱了好一会儿,被催促要登机了才分开,林敬言看着国家队的背影消失才招呼着一起来送机的职业成员离开。

相信他们,会站在荣耀之巅。

 

总决赛林敬言是在联盟总部看的,“林老师,看完写篇文吧,用职业选手的视角去讨论这场比赛。”联盟的人员这么跟他说,虽然林敬言跟方锐说是让自己去写稿子,实际上联盟是让林敬言去做赛事管理方面的事务,这一要求不算是林敬言该做的事,但是他还是点点头应下了。

决赛打得并不顺利,面对实力强劲的瑞典队,中国队先输一场擂台赛。团队赛出阵喻文州、李轩、张新杰、孙翔、王杰希、方锐。林敬言看到这个阵容瞬间明白中国队想主打战术,而以战斗法师为攻击重心。世邀赛用的6v6的赛制,并没有第六人。

“方锐这是找寻找能阴人的机会。”林敬言这么点评了一句。

方锐最后还是找到了机会阴到了瑞典队的元素法师,虽热没有造成大量的伤害,但还是为中国队创造出一个良好的机会。

做到了,中国队,世界冠军。

“每个人都做到了自己该做的事,他们为了荣誉奋斗着,这是他们的荣誉,也是我们的荣誉。”林敬言在文章中这么写着,其实也会有些遗憾,遗憾自己没有拿到冠军。

 

林敬言是作为联盟工作人员去接机的,机场已经自发聚集起一批荣耀迷,还有很多战队的职业选手也来了,这就是荣誉!

“欢迎回来,我的冠军。”



谢谢你们看到最后


【乔一帆个人向】成名在望

个人向,第一次的文,可能ooc,意识流。微林方。


乔一帆从梦中惊醒的时候还是半夜,他看了看身旁熟睡的安文逸,看了看时间,写着3:19,他翻身想继续睡,却没了睡意,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梦到在微草时候的事,自己早就放下了,现在的自己很好,如果能对当时的自己说点什么的话,他想说,继续加油,永不言弃。甚至他还很感谢当时在微草接受的训练,叶修前辈曾说过,一个优秀的刺客是不被对手察觉的,而他虽然换了职业,却或多或少的带着最初职业的影子,他也会在场上隐藏自己的杀意,像一个刺客一样给予最后一击。有许多荣耀评论都开始对乔一帆注意,夸奖他的大局观,他的冷静,也会批判他的对手的漏人,

联盟十一赛季已经开打,叶修虽然已经回家也不时的在网上指点这群新人,而乔一帆也或多或少的开始接受战术方面的训练,兴欣的意图乔一帆自己明白,却不止一次怀疑自己能不能办到,他不禁想,自己为什么做不到像好友那样坦然,自己真的能做到吗?

乔一帆已经睡不着了,他走到阳台上,让冷风使自己更加清醒,h市的天空比b市总是要晴朗一些,他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突然笑了。

“哟,这是一帆阿,大半夜不睡觉数星星啊?”背后传来魏琛的声音,他走到阳台上,熟练的点燃一支烟,“白天被老板娘看着不让抽,现在抽下过过瘾。”

“前辈……”乔一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又抬头看星星去了。

阳台上保持着奇怪的安静,只有魏琛吸烟的声音。“一帆阿,不要想太多,我们都在你身后。”魏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随即将烟熄灭,进屋了。

乔一帆一愣,反应了一阵子,想必是自己这段时间的状况让队友担心了,“加油!”他捏紧拳头对自己打气道。

过去与未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要是多点自信就好了。”

 

十一赛季的全明星是在b市微草的主场进行的,苏沐橙、方锐入选全明星。陈果本想把兴欣的人全部带去玩,被训练和不想出远门的理由给拒绝了。乔一帆本来不想去,结果高英杰打来电话改变了他的主意。

航班上方锐一直不怀好意的笑着看乔一帆,“一帆阿,听说你是因为微草那小子才去b市的阿。”

乔一帆不说话,耳朵微微泛红,“前辈…”

“哟,这害羞得。”

方锐还没说完就被苏沐橙打断:“我们上飞机之前林前辈问了我航班号,可能他也要去b市吧。”

“阿,老林也要去……”方锐闭了嘴。

下飞机之前,俩人都做了一定伪装,苏沐橙拿出一副口罩给乔一帆,“一帆待会儿不要被认出来了。”

“啊?我?”

“怎么了,现在小乔还是有很多粉丝的,不要一脸不相信嘛,来来来,戴上。”

乔一帆在兴欣网吧倒是被人认出过,但是他不相信自己已经有名到能被其他的荣耀迷认出,自己不过是从一个无人问津的小透明变为一个能在战队里面有位置的小透明罢了,他很满意,他很开心。

自己不是那群天赋异禀的人,也不是手速超快的人,他自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职业选手,他要做的只是专心的辅佐团队,提高自己的水平还是为了团队。

“好的,谢谢苏队。”他还是接过了口罩。

酒店离微草俱乐部不远,乔一帆路上已经给挚友发去了消息,高英杰已经入选这次的全明星,也不见得能抽出时间来见自己。

到了酒店叶修已经在大堂等着了,自然而然的接过俩位女士的行李,“哟,点心我给你和老林留了房间,一帆就和我一个房间吧。”

“滚滚滚,老林又不是我们兴欣的。”

“兴欣老板娘,和方锐的房间费我出了。”不知从哪里走出来的林敬言如是说。

“喂喂喂……”方锐还想说什么但是没人听他说了。

“我说一帆阿,还愣着干啥阿,走了。”

“哦哦。”乔一帆跟着叶修他们走着,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没有回信。

 

“一帆,你最近压力很大吗?老魏说半夜看见你数星星呢?数那个干啥阿,睡不着还不如去抢boss。”

“前辈我……”乔一帆不该反驳些什么,毕竟自己失眠去看星星是事实,有压力也是事实。

“最近你的团队赛我都再看过了,进步很大,但是仍有不足。”

叶修就乔一帆的战术选择又给他上起了课,最后说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乔一帆还是问出了这些天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前辈,我真的行吗?’

“一帆阿,我知道这些话给你说了很多遍了你还是很怀疑,其实又很奇怪,你在场上的表现和你问的问题完全不一样,若是你不行,我自然不会选你,一帆,你远比你想象的更好。”

“我……”

叶修看出了他的混乱,“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说了这么久酒店房间还禁烟,我出去抽会儿烟。”不给他回答时间叶修就直接走了出去。

乔一帆脑子很乱,一直知道自己要自信要努力,可是也只是知道,“或许我真的能办到?”

乔一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早上起来看见叶修在旁边的床上睡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乔一帆简单的洗漱了下就去酒店的餐厅吃早餐,遇见了同样在吃早餐的苏沐橙与陈果,他打了招呼便边看手机边用餐,看到高英杰回复他说中午一起去吃饭吧,他回了个好,又开始看起新闻,看到关于新秀挑战赛的消息他想起第八赛季的自己,那场惨痛的失败。兴欣的新人是一个元素法师,本来是想让他来参加新秀挑战赛,他却遗憾的生病错过了此次活动,乔一帆现在也帮着正副队长管理战队,对这些新人倒是更加的注意,小新人遗憾的表情让他不仅想起当初的自己,可还是不一样。

“小乔,叶修人呢?”陈果过来问道。

“前辈还在睡觉,对了,老板,苏队,中午我去找英杰,晚上我就直接去场馆了。”

苏沐橙摆出一副我懂的表情准了假。

 

与高英杰定的吃饭的地方是他们以前常去的一家小店,俩人在训练营的时候就常常去那家店。

俩人走进去的时候并不算是饭点,店里人也没有多少,老板这店就开在微草俱乐部附近,自然是认识二人,亲切的叫着“小高,”还问着,“这是小乔吧,好多年没见着了,又长高了,和电视上也不一样阿。”

乔一帆笑着打了招呼,和高英杰坐到了店里的一个角落。“真是好多年没来了,我记得以前训练完我俩经常来吃饭。”

“你去h市之后,就只有我一个人来了,这里方便味道又好,很怀恋你和我一起来的日子呢。虽然前辈们对我很好,也有人叫我前辈了,但是我还是想念当时的我们。”

“才多大阿,就怀恋从前。”

“只是有点想你啦,一帆。很难过阿,上次比赛我又输了,还是不能赢你。对了,一帆,我最近也有看你比赛的视频,你的压力很大吗?”看着乔一帆的表情高英杰连忙解释,“我看你有时候团队赛中太一个人撑着了,队长说从比赛中能看出兴欣在进行战术转变,我不是那个意思,一帆,你们队里没有对你……”

乔一帆有些愕然,自己的状态连英杰都能看出来了吗……是自己认真过头了阿。“没事的,谢谢你,英杰。这段时间我有些事,不过你放心啦,前辈们对我都很好也很开解我,我会好好调整的。”

“恩,我还想下次好好和你打一场呢。”

俩人一直聊着生活中的琐事,偶尔也说起队里的八卦。这时候,饭店老板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过来,说起这老板也是个荣耀粉丝也还是微草粉丝,所以把店开在了俱乐部附近。

“那个小乔阿,能不能签个名,不不不,小高,我还是微草粉丝的,是我妹妹,恩她说她很喜欢一寸灰那个阵鬼。”

乔一帆有点受宠若惊的接过了笔,他虽然之前也有被要签名的情况,不过那是在h市,兴欣的主场。

老板走后高英杰调侃道“一帆真是越来越有名了,都有微草粉喜欢了。”

“不是说不是啦,我觉得挺吃惊的,没想到真的有人喜欢我。”

“一帆,你很棒的,你不知道吗,微博上都有你的粉丝团了,天天叫着小天使什么的。你是一名优秀的职业选手,有这些都是很正常的,说得现实点,粉丝越多我们也能通过代言赚点钱啦。”

乔一帆对着高英杰笑了笑,“你的那个木恩手办我还买了的,放心,没让前辈们看见我收藏你的周边。”

 

下午二人在x大闲逛的时候都感觉到了一丝后悔,还不如去网吧打荣耀呢。二人便去找x大附件的网吧,在学校里面看见一个乐团的表演的时候乔一帆停下了脚步。那似乎是一个新人乐团的校园巡回,不大的舞台上写着“成名在望”几个字,他一瞬间被这几个字蕴含的意味所击倒。

“怎么了一帆?”高英杰注意到好友的沉默。

“这里,似乎很有趣呢。”

二人驻足在舞台面前,听他们唱歌,台下的观众并不多,他们仍在卖力的演出。乔一帆想,这些人是为了自己的音乐梦想在努力,与自己何尝不像呢。演出已经进行到尾声,台上的乐队成员说着感谢之类的话,最后说着“希望每个人的梦想都有实现的一天。”

乔一帆才进入职业圈的时候也想着能拥有一个神级账号,也梦想着成为类似王杰希那样的职业选手,后来,无情的现实提醒着他,他那时候只是想作为一个职业选手,能继续在赛场上打荣耀,这样就足够了,已经算是实现了吧,而现在,面对成为一支队伍战术核心的机会他却胆怯了,不是战术上的胆怯,也不是操作上的害怕,而是心理,自己到底想干什么阿。

 

全明星赛场上的兴欣的来人并没有几个,看着24个全明星的角色造型在大屏幕出现,乔一帆不禁想着要是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在上面会是如何的体验。

“怎么了?你这次排在34名,也是很有人气的选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林敬言坐在了乔一帆的旁边,笑着说着,他已经接受了兴欣的邀请,去兴欣做运营一些的事,他自然要对兴欣队员进行了解。

“林前辈好。”

林敬言看见唐三打的形象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愣神,叶修说:“我以前怎么没觉得你是一个怎么恋旧的人阿。听说你拒绝了呼啸。”

“你这人怎么絮絮叨叨的像个老婆子。只是放不下而已。”伤春悲秋只有一瞬,林敬言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不是每个荣耀选手都是叶修那种天才,但是每个人也有自己的闪光点,只要能达到胜利,管那么多干什么。”

“老林你怎么像我以前读书的生活老师一样。”

“方锐跟我说去你们兴欣工作就是像那个一样阿,我只是提前适应下角色。”

乔一帆已经没有再听俩位前辈的斗嘴,正是对自己能力的看清才在比赛中小心谨慎,作出符合自己实力的抉择,或许就是这种太过于清醒,才忽视了自己的成长,而这种成长,前辈们都有看在眼里。

 

十一赛季最后一轮常规赛,兴欣主场对虚空。虽然兴欣已经确保了进入季后赛,但还是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苏沐橙病了,感冒发烧在医院打点滴,整个人精神恹恹的,队里众人心疼她,让她不用在这一战中上场了。乔一帆笑着对苏沐橙说,“队长,交给我们吧,关于战前的战术分析我已经做好了,我们能赢!”

兴欣vs虚空,兴欣胜。


谁成名在望 谁曾失望 却更多 的谁在盼望 (五月天《成名在望》)